微辣

于万人中万幸得以相逢

紀伊🍦:

就为着他俩的十五岁去二刷的








信息量巨大








•中也第一次见boss是被绑着去的 çœŸâ€¢æ†ç»‘play









——————就先翻译几个小片段———
 
“话说回来” å¤ªå®°çœ‹ç€ä¸­ä¹Ÿæœè‡ªå·±è¸¢å‡ºçš„那一脚,突然发话了“我没见过你用拳头打架的样子诶。和広津先生的时候也好,GSS的时候也好,你在战斗的时候只用踢术向对手发起攻击。手一直揣在兜里。是有什么缘故么?比如说你怕割伤了指甲之类的?”

“才不是呢。怎么战斗是我的自由吧”

“啊~原来如此。也就是说你是有什么原因才下意识的不出手的。”太宰脸上浮现出知晓了答案的笑容。“中也是存在什么内部矛盾呢……也就是‘分裂’呢。”










——————————————————

中也:“你们为什么都这么想见到它,如你们所知,它不可能拥有复活已死之人的力量。岂止如此,去见一个连人格和意识都不存在的家伙能起什么用?因为它是像神一样的存在所以想要去膜拜它么?那家伙就是个灾神,只是力量单纯的集合体。等同于台风地震。去见它就跟去膜拜发电厂的燃料没什么两样。”

蓝堂:“人格不是问题。意志和思想也不是问题。巨大的破坏力。燃烧大地,渲染天空,震撼大气,异型的存在。理解所不能触及的,应存于彼岸之物。就算只有那份力量,对我来说也足够了。请你告诉我,中也君,那超越了人智的存在——当年将我烧尽之物,现今在何处?”

“我明白了。既然你这么想一探究竟那就告诉你好了。”中也的眼眸清澈见底。仿佛能把目所能及的一切都吸入眸中般通透。“所谓「荒霸吐」啊—”他深吸一口气,再缓缓吐出。然后开口说道:“就是我。”
 
太宰后退了一步。“你说什…么?”

中也的表情看不见波澜。不像是被什么所迫,也没有任何主观表现。就只是,像在陈述一个事实罢了。

“我的记忆,始于生命的半途。”中也平静的说着,“与因为冲击一时失去了记忆的你(指蓝堂)不同。在八年前的那一天之前,我的人生并无存在可言。在那之前,是黑暗。青黑色的黑暗起伏下沉。我被封印在某处的设施里。「荒霸吐」并不是神的存在。也没有复活逝者的力量。我不明白,我这一人格为何而存在。我所知道的只是,有谁经手打破了封印,将我引向了外界。——而那个人就是你吧,蓝堂。”

———————再来一小截——————

“让我来告诉你,为何在战斗中我一直不使用双手的理由吧。”“打架这事我从来没输过,也从没有过一丝胆怯。……但那是理所当然的。因为我并非人类。我这一人格,就如你嘴里的安全装置……不过是个紧贴在熔炉一样的巨大力量的集合体的边缘的东西罢了。呐……你能明白,那是一种怎样的滋味么?”

“所以我封上了双手。觉得那样做的话好像就会有输掉的时候到来。并不是享受战斗的乐趣,而是会有要拼命保护自己的时候到来……以为那样做的话,就会稍微涌现出那么一点点的留恋。对这个不过是个空壳的我,对这个不是作为身体主导而是作为一个人而存在的我。”

———————先翻到这———————
以上虽为特典内容,但在小说结尾有写这是当年真实发生的,和上周的if线不同可以说是正传了嗯

呼—今天二刷的时候越发觉得中也就是个挂,没想到还有这等回忆杀。诶中也果然是个有故事的人。

•中也最后被《羊》背叛,用匕首捅伤背后消弱异能后还被众人当作可憎的背叛者,在枪林弹雨中背上插着匕首滚下了海边的悬崖(然而还被昔日的伙伴认为死不了还要继续追杀)就算如此在遇上带一众黑手党出现要进行肃清的太宰后,仍拜托太宰不要杀死羊的成员,他们一直都很照顾自己。

文中有这么一段描写——
毒素在体中蔓延,身体机能和异能都开始大幅下降。怎样才能干掉无敌的中也,曾经的伙伴最熟悉不过了。那也是自然。和蓝堂不同,中也从没试着对组织隐瞒什么秘密。不会去隐瞒的。因为《羊》是伙伴啊。

《羊》は仲間なのだから。

读的挺心酸,善良值max的中也啊

·å“’宰一开始叫中也名字,中也:なまえ呼ぶな!别叫我名字! 
我:真是adorable啊中也

and看到被用刀刺穿左手后被空气波压在地上动不了的中也时,太宰大喊的那声“中也!” 
我:甜,想在正剧里听mamo喊。

•中也现在的帽子是老森boss赏给中也的,做为他正式加入港黑的证明。同时也是蓝堂叔的遗物。(具体情节日后可能再做翻译)身为野犬的boss级人物,最后果然也和菲总一样是白的👌

虽然全程彪悍,但就觉得中也其实只是个渴望找到归宿的深藏着温柔而习惯了逞强的孩子罢了。【个人】


评论

热度(938)